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尾黑猫

下雪天遇见老虎的时候,你会爱上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宁可接触那些被我的电影感动的人, 情愿收到他们有如告解生命一般的来信。 于是,我了解我的目的何在。 ——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 (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作者是九尾黑猫, 或者可以联系我,请勿擅自使用,谢谢)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冷山》——请你,请你放下一切回到我身边  

2007-06-11 01:56:53|  分类: 电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人一生下来就是迷路的孩子,一生都在寻找自己梦中的故乡。

  她精致得有些不染凡尘,温柔的笑容像是草原盛开的大朵矢车菊;她的眼睛很美,清澈的像是山涧的清泉;当她看着你的时候,好像世界都停止了转动。他有一张古希腊式英俊的面庞,粗旷的身体;那对湛蓝色的眸子总在记忆中不停的忧伤;他总在面容要明朗的时候收敛起笑容,只留下微翘的嘴角让人眷恋。

  这本来应该是对让神仙都羡慕的情侣,但是战争却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,弥漫的硝烟熏黑了原本美丽的世界。

  她等着他回来,从未失去希望,开始是以天计算时间,后来以年;他想要回到她身边,即使路途遥远,充满了艰难险阻。其实,英曼在第一次受伤的时候就已经死了,可是他的心一直向着远方的冷山,就像是朝圣的人一样虔诚。战火也许泯灭了很多人的良知,让人们变得比野兽还要凶残,但是爱永远不会被淹没。(我一直在想,如果真的有一位姑娘在水边等待着那位少年,他也不会死去的。)于是,我们看到了英曼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,倒下又站起来。不管是那个变态的牧师,还是北方的军人抑或是那个山里的人,都没有绊住他匍匐前进的心。

  艾达则经历了丧父与朋友惨死,正式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蜕变成为一个坚强生活的女人。战争没有让她屈服或是倒下,只要冷山还伫立一天,她的希望就不死。

  空气在等待中一次又一次泪湿了树林、草木,忧伤始终沉淀在艾达的心底,犹如音符在黑白的琴键上沉思一般。远方的光线暗了下来,又是冰冷彻骨的一夜,希望那出征的人早日归还。

  深刻地记得,英曼与艾达终于相聚的那一刻。艾达稳稳的端着枪,像一头母豹子一样具有威严,声音已是坚毅沙哑。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激动,甚至连一个拥抱都没有。就像一个迷路终于回家的孩子,平静的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母亲也只是慈祥的说:“进屋来吧。”这种近乎陌生的隔膜真正的让人心酸,战争让人们失去了太多太多。

  我一直在质疑这段爱情。他们几乎是陌生的,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一个画面——他不愿意进屋,她为了见他只好端着盘子出来。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回味那几个瞬间,还有那个吻,所有的这些瞬间创造了最后的震撼。

  记得拉夫•艾恩说过:“有一种爱从头脑中萌芽,然后根植于心,随后再慢慢生长,但它会一直延续,直到死亡,而且所求少于给予。还有另一种爱,失掉了理智,甜蜜就最甜蜜,痛苦一如死亡中的痛苦,它只能延续一小时,但是却值得用整个一生去换取。”

  在医院中,英曼曾经问一个盲人“如果,给你5分钟的时间看到这个世界你会用你余下的生命去换取么?”那个老人笑着摇摇头。对于,那些美好的事物,他宁愿不曾看过,因为那样会让他更加伤心。

  可是,英曼却说,他愿意用余下的生命去换取在他心爱女人身边的5分钟相聚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在他的心中,总有一个名字、一个地方,让他如此伤心?让他停止前进的步伐,放下上膛的枪杆,不顾一切的回到那个记忆中模糊的故乡。

  艾达与英曼的爱就像是在岩石中依旧破土而出的花朵,也许你可以说这并不是爱,但是却是绝望中的人最后的希望,所以他们要牢牢抓住这最后的美好与希望,给自己活下去的理由,给这个世界不灭亡的理由。

  英曼最后的死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。就好像那些一生下来就在寻找生育地的大马哈鱼一样,当它们千辛万苦产下下一代的时候,也是死亡的时刻。而英曼的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,疲倦的旅人终于可以安息了。

  后来,艾达还是常常想起他,想起以前的天地;想起他忧郁的眼神,笑而又止的嘴角;看着天空,从一望无际的大地直到天堂的门口。

  这一回不再有那么多的忧伤了,对他的爱有着如此美好的回忆。

  一生也就足够了。

  离别中的爱情:

  导演安东尼•明格拉喜欢放眼于战争中的爱情,比如他的另一部电影“英国病人”,展现了一段被战争摧残的爱情。在“冷山”中,一首首哀伤的民谣奠定了影片的基调,不过,人们不再没有选择的权利,他们用尽全力追求自己的生活和真爱。父亲盼着女儿长大,但战争的不可预知却让他没有机会再看到女儿。当熟透的苹果挂满枝头,猫头鹰的翅膀沾染了鲜血,长大的孩子只能在墓前回想父亲唱的这首歌谣。他们的后代还会传唱,努力长大。

  安东尼喜欢让自己的故事以离别告终,但是离别中除了怀念还有继续生活的勇气。正如他第一部电影“一屋,一鬼,一情人”(Truly Madly Deeply),影片讲述了一个有关人鬼情未了的清新小品。男主角死于一次意外,因为怀着不舍,他的灵魂留在心爱人的身边不肯离去。但是活着人的生活在继续,她又爱上了别的人,她和男主角的灵魂之间的矛盾一点点爆发,熟悉变成陌生,深情变成束缚。终究男主角还是选择离去,留下了真挚的、疯狂的、深刻的那段爱情,余香袅袅。

他们的时间,总是那么少那么少

艾达只能怀着对英曼的追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