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尾黑猫

下雪天遇见老虎的时候,你会爱上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宁可接触那些被我的电影感动的人, 情愿收到他们有如告解生命一般的来信。 于是,我了解我的目的何在。 ——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 (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作者是九尾黑猫, 或者可以联系我,请勿擅自使用,谢谢)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约翰·马尔科维奇的一些事情  

2007-06-08 01:26:41|  分类: 电影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

   本来不想写下关于约翰•马尔科维奇的这次采访,但是我实在不想让这次体验在明天一早就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他一直就是个特别的存在,他没有一张典型的坏人的脸,但是却充满了危险,阴郁和不可理解,这个可能跟他演过那些天才犯人或者女性化的恶人有关。我始终忘不掉他邪气的眼神,不管是在“贵妇的画像”(The Portrait of a Lady)华丽的布景下,还是“被遮蔽的天空”(The Sheltering Sky)迷人的沙漠风景中,抑或是“空中监狱”(Con Air)惊险刺激的爆炸声中,他都更像是一种标志,好像人们看到红灯就会停下来一样,会不自觉地畏惧他,同时又被他吸引,这是天生注定的魅力,就算他是个平时连镜子都懒得去照,不修边幅的人,这些都不会让他的神秘气息打折扣。

  打开电视的时候,马尔科维奇正坐在车上,行驶在巴黎的大道上,讲述着戴安娜王妃的故去和人们对她的怀念。他讲的时候没有感伤,也没有不屑,就像在讲一个不幸女人的遭遇,说话声低低的,像是一种喃喃自语。

  看得出来,这是前几年的一次采访了。

  巴黎的天空一直阴沉沉的,很符合马尔科维奇给人的感觉。我喜欢称他做马尔科维奇。约翰这个名字太普通了,好像扔进人群就会淹没一样,而马尔科维奇这个名字就让人印象深刻。我试图捕捉他说话的语调,一直都是低沉的,混沌不清的,仿佛夹杂着很多思考。他住在巴黎一个著名的也是昂贵的酒店,当初英格丽•褒曼和罗西里尼离婚后就住在这里。他每天都很忙,却一定会抽出时间给孩子打电话,晚上他空闲的时间他会和朋友一起安静的吃一顿饭。

  采访的时候,记者谈到了他的谢顶,说是不是因为他总挠头的缘故。他睁大了一下眼睛,又习惯的摸了摸没有头发的脑袋,说他很早就开始谢顶,也曾经为此烦恼了很多个星期甚至是很多月,后来就一直想把头发剃光。其实,人们也说谢顶的人性能力比较强。马尔科维奇听罢,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但是随后又说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。

  在巴黎的大街上,已经是霓虹闪亮,到处都华美而充满了诱惑,就像走在大街上的马尔科维奇。他要和美艳的范妮•阿尔当合影,她是特吕弗最后的一位女朋友,站在那里就充满了故事。他身边从来就不缺少女人。那些影迷不疯狂,却总是含着笑直直的看着他,像在欣赏着什么。

  马尔科维奇说,哦,我总不能让她们不看我吧。女人总是充满了幻想,比大多数的男人想象力丰富,她们会把我放进她们的想象里,这让她们的生活得更好。马尔科维奇对女性的偏爱其实从小就显现了。那时,他坐在回到法国东部的火车上说出了上述的话。你知道,我真的喜欢火车的感觉。

  他一直都是那么安静,温文尔雅,连提高语调都没有过,丝毫没有电影中那些变态的角色给人的感觉。我觉得,他更像“云上的日子”里面那个一路行走、一路思考的导演。——坐在秋千上,被风吹起的风衣,纸屑,翻卷着飘向海边。风衣被风吹得鼓鼓的,

  飘荡的风衣总是包裹着那些流浪的灵魂。他总是歪着头仔细的想着每个问题,极少看向镜头,仿佛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对于那个美国电影似乎总是充满了恐惧和暴力的问题,他像个看到有意思的玩具的孩子,抬起了头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记者。他说,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人们似乎从很早就有恐惧与自虐的倾向,电影与电视的目的就是告诉人们生活就是如此,没有什么希望。

  然后,他就看向了窗外,而我看得出来他看向了更远的地方。

  说到婚姻,他说他不太需要婚姻,觉得一张纸并不能代表什么,因为他有过一段不美好的婚姻,所以不想结婚,而他的女朋友也是单身主义者,不过,现在马尔科维奇应该已经又踏入了婚姻的殿堂,看来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绝对的,只是感情到不到的问题。

  后来,记者谈到他认为演员都是混蛋,都是一些假装伤心来骗人的混蛋。马尔科维奇很同意这个看法,不过,他说他喜欢这种骗人的方式,也是他从小表演学来的乐趣。

  还有一段,是关于他在拍摄一个经典电影“德古拉”的翻拍片的,他很认真,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,在最后一场的拍摄中,他担任了副导演和道具师的职责,很认真的拿着抹布擦拭着道具,即使它们不一定会出现在镜头中。他还临时加了一场戏,以便制造出紧张的气氛。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他拥有自己的剧团,是改变台词的高手,也执导过几部很成功的电影。不过他从不会生活着那些角色的生活,从来不把两种人生混淆,这一点他非常肯定,大多数时间他只是个普通人,只是偶尔利用演习放浪形骸一下。

  他说他和马龙•白兰度不同,也许不会亲自去尝试角色需要的生活,也许他会后悔没那么做,但是如果他那么做了,他就不是马尔科维奇了。

  我忘记采访是如何结束的了,就像一个朋友聊完天就走掉了一样。只不过后来我的大脑中一直闪现着那些片断和他的话语。

 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。也许不能说明什么,这只不过是关于约翰•马尔科维奇的一些事情,还想看到什么呢?当年那些走进他大脑的人不是也没发现什么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