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尾黑猫

下雪天遇见老虎的时候,你会爱上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宁可接触那些被我的电影感动的人, 情愿收到他们有如告解生命一般的来信。 于是,我了解我的目的何在。 ——安德烈·塔可夫斯基 (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作者是九尾黑猫, 或者可以联系我,请勿擅自使用,谢谢)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夜幕低垂》——冷水中的暖月  

2008-03-07 02:27:41|  分类: 电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

    “月已没,七星已落,
  已是子夜时分,
  时光逝又逝,
  我仍独卧。”——[古希腊]萨福《夜》


     即使是天使,为了爱也会犯下罪孽。在1954年的新西兰,发生了一起惨案。还在上高中的少女宝林娜•伊芳•帕克被指控为弑母罪,她和女友朱丽叶•玛丽安一起被判谋杀罪名成立,押往不同的监狱。由于两人都未成年,均于1959年予以假释,假释的条件是:两人终身不得见面。电影“梦幻天堂”(Heavenly Creatures 1994)就是根据这一凶杀事件拍摄的,导演彼得•杰克逊并未像当时的社会评论一样指责少女们的罪过,而是以宝林娜的日记为情感线索,探寻了两位少女如何从挚交好友到恋人,又如何因为母亲的阻挠、社会的排挤变成了弑母的“罪孽天使”。两位少女的世界,总是回荡着意大利男高音马里奥• 兰扎悠扬的歌声,满眼是令人心神恬然的花草、飞鸟,还有代表纯洁的独角兽。面对平凡世界的不尽如人意,她们沉浸在梦幻的天堂中,牵着彼此的手,不愿离去。影片的结尾,宝林娜的母亲倒在了血泊中,而朱丽叶也登上了幻影中的巨轮,泪如雨下,无助地看着宝林娜。宝林娜满脸血渍,痛苦的嘶喊着,却终究无法让渡轮停止。影片用大量篇幅赞美爱情,也决非否认少女的过错,只是让人感叹那些无法厮守的遗憾。
 
     说到女同性恋,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女诗人萨福。“Lesbian”(女同性恋者)一词就源自于萨福居住的莱斯瓦斯岛(拉丁文: Lésvos),“Sapphic”(女同性恋的)更是来自于萨福的名字(Sapphô)。关于萨福的传说有很多,比如她用美貌逃过了死刑,她是个女同性恋者,她有很多男性情人,她为了爱情跳崖自尽。有人说,她与荷马在希腊文学史中占有相同的地位;拜伦说她是“火焰般炽热的萨福”;柏拉图说她是“第十位女缪斯”。不论哪个传说,哪种赞美,都埋藏着萨福笔下和生活中交织在一起的缠绵爱情,真挚而感伤的诗词咏叹。

  此后的二千多年间,女人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不断出现在文学和电影中,这里包含着欺骗、挣扎和沉迷。唯一不曾改变的,她们的爱情总是带着足以毁灭特洛伊的欢愉和让人痛入深海的折磨。她们纠缠在世俗的偏见和阻隔中,寻找着美丽而忧伤的爱情。 

     加拿大女导演的“夜幕低垂”(When Night Is Falling 1995)便是反映女人间同性爱情的佳作。

     大部分人的生活依靠爱来维系平衡,这种爱也许来自爱人、亲人、朋友或者宠物。他们就像空气,支撑起一个港湾,保护着我们不受攻击与伤害,而我们往往对此毫无察觉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失去了它。卡蜜尔•贝克是神学院的一名老师,她比普通人的生活更加简单、保守,从不冒任何风险,连与男友保持的婚前性行为都要被牧师提出质疑。她甚至从未考虑过生活到底应该怎样过,只是自然而然的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致力于研究神学。突然有一天,她的爱犬鲍勃莫名的死去了,卡蜜尔的生活因此失去了平衡,就像一个龟裂的墙壁,一点点把最深处的痛苦剥离出来。她从不知道自己如此爱鲍勃,甚至比爱其他人都深,这个感悟让她坐在洗衣店里泣不成声。

  卡蜜尔的哭泣引来在一旁的派翠亚•佐夫的注意,她忍不住走上去安慰卡蜜尔。每当回想她们的第一次相遇,派翠亚总说,卡蜜尔那天看上去有点憔悴,柔媚的脸庞带着种易碎的美丽,让人神魂颠倒。身为魔术师的派翠亚动了点小手腕就闯入了卡蜜尔的生活,并用她的“魔法”改变了卡蜜尔眼前的世界。

     卡蜜尔偷偷试穿设计大胆的衣服(这显然不太符合神学院老师的标准),跟着派翠亚乘着滑翔翼冒险,被派翠亚热烈、执著的告白撩动得不知所措。她本能的反抗着这些让她心跳加速的事情,抵抗这个女人的温柔与疯狂,甚至用伤害来对抗纯真的爱情。她一次次赶走派翠亚,却又忍不住回到派翠亚那个制造神奇的马戏团。夜晚,坐在派翠亚装饰得如星空一般的房车,体味她从未感受过的生活。她开始“叛逆”,试图通过不同寻常的激情从男友马汀身上得到满足,证明自己只是想要改变,并非是爱上了女人。面对马汀的深情款款和神学院牧师的侧目,卡蜜尔就像陷入了冰冻的河水中,挣扎着却无法浮出水面。被深深的无助与对爱情的渴求勒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 曾有人这样问过:“有时候当我们遇上某人,突然之间,你会感觉好像一见如故。为什么呢?和面相有关?又或是前世有缘?如果遇上那么个人或者就在你附近,只需一瞥,你们就能心意相通。你们相信这种事吗?”我相信,大多数人都会笑着摇摇头,认为这是古老童话或者浪漫电影中才有的假设。正如卡蜜尔一样,在她生命的大半时间内,她都和别人一样,接受社会复杂、混乱,甚至有些肮脏的现实,学会保护自己,不再像个小女孩一样喜欢马戏表演,不再追求短暂而不切实际的美景。派翠亚的出现让她的生活从坚持的平地一下子悬到了半空中,就像在表演空中飞人,体验恐惧中的甜蜜,把安全和信条抛诸脑后的自由与释怀。就像卡蜜尔向神父告解的那样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脱离生活的轨道,她见过了天空的辽阔就无法再在陆地上爬行,她忽然发现自己有一双翅膀可以用来飞翔。这力量大得让她无法张开眼睛看到曾经深信不疑的神,因为她心中装满了爱人的样子,到处都是派翠亚的笑容。

  “你迷人的笑声我一听到
  心就在胸中怦怦跳动,
  我只要看你一眼
  就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我的舌头像断了,一股热火
  立即在我周身流窜,
  我的眼睛再也看不见,
  我的耳朵也在轰鸣。”——《在我看来那人有如天神》


  当得知实情的马汀疯狂的敲砸派翠亚的房车时,她只能默默忍受,背着这个沉重的壳继续前行。她们并非沉浸在爱情的童话中,她们为未来担忧,承受旁人的指责。考虑是否要放弃,防止更多的人为此受到伤害。她们和任何一对情侣一样,无法预知将来,无法知道是否会和对方白头到老。但爱情让她们愿意冒险,不愿意为了不可知的事情拼命问个究竟。

  不是说马汀无法给卡蜜尔足够的爱和呵护,而是爱情从来都不应该是一方情愿的无私奉献,就像单翼的鸟儿无法飞翔一样。在电影“四角关系” (Imagine Me and You)中,蕾切尔痛苦地向深爱自己的丈夫告白:“我觉得自己疯狂了,我为某人痴狂,但那个人却不是你。”这总是最让人无奈和痛楚的结局。问题不在于她们是否爱上了女人,而在于她们爱上了别人。

  在故事的最后一章,派翠亚即将坐上开往纽约的汽车离开加拿大。卡蜜尔在埋葬爱犬鲍勃的时候醉倒在雪地里,不省人事。她的一生所爱离她而去,她躺在雪地中沉入梦中冰冷的河水。只有派翠亚才是温暖的她的一轮月光,不是普照万物的太阳,而是温柔、低回的月光,如影随形,伴着她到天涯海角。

  鲍勃在影片的最后从雪地里复活,抖抖身上的毛,快乐地跑掉,那神情就像要去追逐幸福一样。这种超现实的手法也暗示了卡蜜尔再一次迎来了生命中的最爱,开始了新生。曾经的死亡变成了她的开始,曾经冰冻的河水被春日的微风轻轻化开。

转载请注明作者:九尾黑猫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